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




據說巴金這篇<>作於 <>的後一天 ,也是以歌頌光明為主題 ,但作者的心
境由熱情轉為沉靜了

-----月-----

每次對着長空的一輪皓月,我會想 : 在這時候,某某人也在憑欄望月麼
圓月有如一面明鏡 ,高懸在藍空我們的面影都該留在鏡裡罷

這鏡裡一定有某某人的影子。寒夜對鏡,只覺冷光撲面 。
面對涼月,我也有這感覺。


在海上,山間,園內,街中,有時在靜夜裏一個人立在都市的高高露台上,
我望着明月,總感到寒光冷氣侵入我的身子,

冬季的深夜,立在小小庭院中望見落了霜的地上的月色,
覺得自己衣服上也積了很厚霜似的。

的確 ,月光冷得很 。
我知道死了的星球是不會發出熱力的,月的光是死的光,

但是為什麼有嫦娥奔月的傳說呢?
難道那個服了不死之藥的美女便可以使這已死的星球再生麼?

或者她在那一面明鏡中看見了什麼人的面影罷。

music : moon river

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