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

不平鳴



憤怒鳥


幾天,八十歲的表姨婆跌傷,頭部流血不止,又血壓過低休克,要送院急救.我們一眾都去醫院探望,看到她身上插滿了喉,
知道病情是很嚴重的.

老人被急救後已清醒,幸好頭腦還很清析, 我不大識得安慰老人家,反而她有很多說話 !我替她抹臉,餵她吃一些米飯,

盡了少少後輩的責任 ,後來她的兒子出現,我很不喜歡這人,但是裝作若無其事,和他打招呼,這人平時對母親呼喝,不當老人家是母親 ,

在親友面前也一樣,不但不給母親零用錢,很多時還騙母親的老本,母親有病,也不肯帶她看醫生,要親戚帶她去醫院,母親成日受他的氣,敢怒不敢言…..他差點未有趕母親瞓街而已,

他的不孝行為,罄竹難書,我見了他的出現,就不想見他,和老人告辭,那知他逗留不到分鐘 ,
就跟我一同離開,

他和我一同行 ,還說請我去吃下午茶,我不好意思推辭,
只好跟他去,我是晚輩 ,對着他,只好由他發噏 ,

他也說到母親的不是,我說 :老人家是長氣一點的了,原諒她吧 ,他當然沒有聽進耳裡,最後我多謝他請我吃了一頓下午茶餐,便分手各自回家 ,

我看見這個人,我就想起白居易 "反哺" 詩那句 話 

"嗟哉斯徒輩,其心不如禽 ",

我認為他的為人比詩人筆下那個吳起更差 !








張貼留言